會構思這篇文章,是一位獸醫隨口一句話給我的靈感。


有天我去動物醫院,目睹一隻病重的狗和一位讓人搖頭的狗主人,他們前腳剛邁出大門,我就向醫生說:「很多不知道狗像人一樣,會得心臟病、貧血或癌症,是因為他們不把狗當人看嗎?」他點頭表示同意,還回我的話說:「有些人把狗當畜生看。」說完後,獸醫想了想,又說道:「還有些人把牠們當祖宗來拜。」


我們並沒有針對這個話題繼續深聊,但這幾句話一直縈繞在我腦海裡。祖宗?畜生?這看似兩極的相處方式,竟然同時存在於人狗關係,看起來矛盾,但仔細想並不衝突。於是,我又開始思考,還有哪些相處模式呢?區別的標準又是什麼?於是有了以下這個表格出現。


           表:人狗關係的四種典型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 替代性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   YES         NO

     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娛   YES  寵物(2)   祖宗(4)
 樂 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性     NO  家畜(1)   子女(3)


我用「替代性」和「娛樂性」做分類標準,替代性簡單說來就是可不可以拋棄,娛樂性就是有玩賞娛人的功能。這四種典型的人狗關係,和狗的品種沒有絕對關係,跟愛狗的深淺也不見得有關,認真說來,是感情的種類不同,例如,愛「家畜」和愛「家人」都是一種愛,但是分屬於不同的感情,人對待畜生和對待家人的方式、面對問題時處理的態度也大不相同。


第一種:視狗如家畜


家畜對人類來說是屬於經濟型動物,是功能/利益導向的。最簡單的,是把狗當作生財工具,用來繁殖幼犬然後高價賣出;看門狗是另一種常見的類型,目的是為了保護人類居家安全;導盲犬是為了替盲人在黑暗中開一條安全的道路;緝毒犬、軍犬等則有維護治安、保家衛國的重大責任。


這類狗是人類的好幫手,牠們奉獻出狗生最精華的歲月,盡心盡力地服務人類,但是當他們的體力下滑,年紀不勘任務的負荷時,為了人類的長遠利益著想,這類利益包括經濟的、攸關生命安全或任務的成功率,牠們必須淡出職業生涯,強制退休,因為人需要能夠勝任的幫手,而不是幫倒忙的累贅,然後年輕健康的「新血」就會加入。


家禽只是會動的「物」,既然是物,就可以被替代。


為了發揮最佳功能或獲得最大利益,主人通常對狗事略知皮毛,可以替狗接生、打針,知道一些狗病的常識及簡易判斷方式,然而,這些狗的退休生活不一定幸福美滿。被繁殖場淘汰的狗可能帶著滿身疾病(例如母狗容易有子宮蓄膿)而流浪街頭,看門狗幸運的可能登堂入室、頤養天年,有一些狗會因為人類搬家(例如養在工廠門外而失去飯碗,就地變成流浪狗;導盲犬像可魯一樣好命的會被好心人收養,緝毒犬、軍犬退休後若無人照顧,可能面臨無家可歸、甚至安樂的命運。


第二種:視狗如寵物


寵物既然也是「物」,牠們也是可以被替代的。


這類狗的最大目的是供人玩賞或炫燿,不一定要名門出生,其共通點是小時候長相討喜,逗人喜愛,集三千寵愛於一身,但等到一長大,不太討喜了,或是因為人類覺得不方便了,例如人要搬家、狗要拉屎,狗把沙發當玩具啃,或把鄰居當惡漢吠,牠的主人思前想後,衡量自己的利弊得失,最後會選擇把牠「送人」,有良心一點的會挑人,心急如焚趕時間的,有人願意收就偷笑了,至於是什麼樣的人就無暇顧及,如果送不成,緣份天注定,乾脆把牠放在街頭或深山一角,要牠等待「有緣人」,再不就狠心直接送收容所,七天之後又是一條好狗。


這類狗以有品種的居多,電影看板明星受害最深,從早年的101忠狗(大麥町)、西莎模特兒(西高地白梗)、雪橇犬(哈士奇)到可魯(拉布拉多),去街頭或收容所隨便瞧瞧,看板明星俯拾即是,隨處可得,網路上的送養或協尋訊息也從沒間斷。


第三種:視狗如子女


通常做父母的,都很喜歡炫燿自己的孩子有多棒。如果小孩練鋼琴,學會彈一首新曲,爸媽會迫不及待要小孩彈給大家聽。把狗當子女的,也有這種傾向,如果狗孩子學會新把戲,不論多愚蠢,例如翻肚肚給人摸這種事,狗爸狗媽也會樂此不疲地想秀給其他朋友瞧。


這類飼主自有一套父母經,對於該怎樣養育狗寶貝自有一套方法,這套方法不見得合乎理論,但都是狗父母嘔心瀝血之作:有些提唱愛的教育,有些則主張不打不成器;有些狗餐餐吃西莎,有些只讓牠們吃飼料;有些送狗進專門學校訓練,有些只要狗在家常伴左右就好。這些狗父母還有一個共通點,就是他們對狗兒女生病這件事很緊張,而且不知不覺會變身為動物疾病專家。天下父母心,父母的所做所為都是為了狗兒女好至少父母都是這麼想的),只是結果不一定盡如人意。

 

這些狗有些是師出名門,有些是平凡的米克斯(Mix混種,但不論花色體型、美醜貴賤,不論是價值千金或一文不值,做父母的永遠覺得自己的寶貝最好、最帥、最美,有再多缺點還是看得到牠們的優點。最重要的,是他們不會輕易把自己的狗兒女「送人」,不會忍心讓自己的寶貝流落街頭,更不可能送他們去收容所送死。天下父母心,虎毒不食子,要他們和骨肉分離,簡直比死還痛苦。


第四種:視狗如祖宗


說把狗當祖宗看待可能有點誇張,但我覺得還挺傳神。這樣的關係像阿嬤疼金孫,阿嬤會極盡疼愛之能事,通常金孫是要什麼有什麼,不需要什麼也會有什麼,還有些阿嬤會對金孫親溺地說:「我的小祖宗~」,這種關係的命名就是由此而來。


然而,就像有些阿嬤會寵出殺人越貨的孫子,這些狗阿公阿嬤除了極力吹捧金孫的可愛聰明,還無限制地縱容狗孫的小錯,如果被狗輕輕咬了一口,「沒關係,牠還小」這類話常常會說出口。可想而知,金孫長越大,行為越脫軌,等到狗孫身強體壯,長大成狗,想糾正也無力回天,例如阿嬤摸著狗頭連聲說乖,沒想到牠就回馬槍反咬你一口,阿嬤還詫異怎麼會發生這款代誌(廢話,還不都是小時候寵壞了)。這類飼主通常也是最固執、最難溝通的一種,堅持己見,有理說不清。


阿嬤與金孫的案例


回頭談談的那隻病重的狗和令人搖頭嘆息的主人。


一對母女帶他們家的「金孫」來就醫,金孫不吃不喝,狂拉肚子,醫生看了看牙齦,發現一片慘白,醫生馬上對母女說情況不妙、很嚴重,他的牙齦和耳朵的顏色都很白,表示他嚴重貧血。這個母親還一臉不相信,直嚷嚷「怎麼會?牠平常身體很健康,壯得跟小馬一樣...」。醫生翻他的嘴皮露出牙齦給她看,跟她解釋正常的血色是粉紅色的,還說「你不覺得牠的血色已經很白了嗎?」這個母親還白目的回答:「不會阿,哪有?」


這個母親一直問是不是打預防針造成的,不斷強調打針之前狗「壯得跟小馬一樣 」,醫生說不太可能,通常是中毒或焦蟲症(另一個原因我忘了)造成。


這個母親一臉懷疑,醫生馬上幫他抽血檢驗,血竟然抽不出來,好不容易抽出足夠做檢查的量,報告出爐果然非常不妙。一般血液檢查書面報告,右方會有長條方格分三等份,一條直線落在格子裡,落在中間是正常範圍,越向右越高於標準值,向左則越低。這隻壯得像小馬一樣的狗,一條線已經貼在最左邊的格線上,牠的血紅素已經低到「破表」,而像這樣破表的線則有三條。


醫生又問這對母女這幾天有沒有亂吃東西,或是給牠吃人吃的食物,這次換女兒低頭思考,說他們家的狗常常吃人吃的食物,前幾天牠還吃「巧克力」吃得津津有味,有時候會吃水果如「葡萄」等。養狗有點sense的都知道,巧克力和葡萄對狗來說是有毒的。我不知道這隻狗這些年是怎麼活下來的,在我看來,碰到這款主人,這隻狗不死也難。


拿了藥帶了點滴,臨走前,這個母親還不斷重複說:「怎麼會?他壯得跟小馬一樣...。」



典型不等於現實

 

「典型」的意義,不在於和現實生活完全相符,而是建立一種分析判斷的標準。在生活中,這四種典型的界線可能有點模糊,實際狀況可能更像四個部份重疊的圓,會蓋到其他圓的一弧,擁有其他圓的特性,只是成份多寡不同。寵物寵過頭,最後人對狗和祭拜祖宗沒兩樣:「可遠觀不可褻玩焉」,當父母的也可能寵壞小孩;這四種典型的飼主也非固定不變,而會相互流動,寵物或家畜養久了,自然而然就把牠當家庭的一員,遇到麻煩事也捨不得放手。


人/物的區別:你會把自己的小孩送人嗎?


寫了那麼多,我最想強調的只有一點,養狗多少都有玩賞性質,但狗的「替代性」則攸關狗的最終命運。


如果飼主把狗當動「物」或寵「物」來看,到了關鍵時刻時,人會自私地以自己為優先考量,忘了狗也有感覺,也是一條命,不把遺棄當作一回事。


如果飼主可以設身處地,把狗當「人」看,視狗為家庭的成員之一,就比較容易理解牠像人一樣,也會生老病死,寂寞時也想找東西玩,像小孩一樣,狗也會闖禍,但是你不會因為自己小孩子闖禍就把他送人吧?狗的一些不良行為,嚴格說來都是人的不正確教導與疏於防範,把飼主的責任丟給狗,狗又何辜?


如果所有的飼主都把狗當自己的小孩來教養,也許惡犬不會減少,但至少街頭就不會有那麼多流浪狗了。



★相關閱讀

動物醫院為什麼不喜歡收留流浪動物

《忠犬小八》的漫長等待:想養忠犬小八?先看可 魯下場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J.J.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