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次清大抓狗事件引起全所關注,身為愛狗學生代表(自封),我也追隨學長姐「一人一信救校狗」的腳步,寫了一封信給校方代表,對方隔天就回信了,雖沒有「痛罵一頓」,不過倒是道盡學校處事態度 ,我想,不論清交台成還是台北大,這點都是不會變的,就是「不要只出一張嘴皮子,要具體可行方案 」。不巧的是,我就是只能出一張嘴皮的人,大部分人也是如此。

因此,考慮以養狗救狗為職業,還是寫論文畢業為優先,我只好選擇繼續耍嘴皮子。不過,耍嘴皮子也是要得有理,耍得得體,需要動動腦的, 以下是我的思考結果,

現在的難局是,愛狗族悲嘆動物生命不被尊重、遭到忽略,受到狗威脅並心生不滿的人,則指責愛狗人 士忽略人權。愛狗人幾乎無法瞭解受害者的心理,受害者則對愛狗人忿忿不平,認為他們罔顧現實。每 次問題出現,這兩個結就糾纏在一起,分也分不清。

另一個難局是關於「校犬」制度。 究竟校犬能不能有效杜絕流浪狗進入校園?這又是一個信者恆信,不信者恆不信的事件。對於相信這套制度的人,可以舉出國內外動物理論依據,以狗的地域性佐證校犬會驅離外來狗;然而,對於不相信的 人,就算相信的人拿出「清大犬隻社會調查」,或跑統計、以數據證實校外流浪狗確實在某一程度被校 犬驅離(在95%信心水準下),不相信的人或受害者,還是會以「我看到校外狗跑進來」、「抓狗後確 實沒那麼危險」反駁。 

有人說這些爭執是因為國人「生命教育」不足。但我認為這其實是缺乏「生活教育」的後果,我在這邊 指的「生活」,純粹是指人類與狗相處之道,尤其在台灣遍地都是流浪狗的環境下,學會與「狗」周旋 確實是一門生活技藝,不論你愛狗恨狗,在台灣街頭總是會碰到大大小小的狗,說這是生活的一部份並不誇張。

缺乏生活教育,奢談生命教育。



J.J.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