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黑會跟著我來到新竹,或許是冥冥之中天注定。

八月底的時候,一個愛心媽媽帶流浪在汐止街頭的小黑來A.H,要把小黑安樂死,小黑沒病沒痛,醫生當然是不肯了。好說歹說,終於說服愛心媽媽把小黑留在醫院,等候良緣。就這樣,小黑在動物醫院待了一個禮拜,我每天餵、帶牠出來放風,培養了一個禮拜的情分。

小黑活潑愛撒嬌,出籠子才會大小便,牠會整個身體依偎在你身邊,要摸摸、撒嬌,還會翻身露肚肚,尾巴搖得厲害,還會打到地板發出「趴趴趴」的聲音。因為小黑實在黏人,每當我轉身離去時,牠就會嗚嗚唉叫。


一個禮拜過後,我傍晚來上班,發現籠子裡不見小黑,我趕緊去問醫生小黑去哪了。才知道我還沒上班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情。原來是愛心媽媽又把他帶走了。


愛心媽媽來到醫院,再次要把小黑安樂死,雖然醫院狗滿為患,但是如此減少狗口的方式也是醫生所不願意的。於是,兩人爭吵了起來,結果愛心媽媽把小黑帶走。


用膝蓋想也知道,她才不會原地放養,一定是把他帶去別的地方安樂死了。


我無話可說,無法可想,一個生命就這樣逝去了。我原本是這樣想的。


幾天後的早上我要上班,在去買早餐的途中,遠遠看到一隻黑狗,我心裡想「該不會是小黑吧?」儘管心中否定小黑被放養的可能性,但是仍忍不住希望奇蹟發生。我走近一看,果然,不是牠。


我沒有時間感傷,因為上班時間就快要到了,拎著早餐騎車往內湖出發,過了汐湖橋,行車到東湖國小前路口,紅燈亮了,我停下車來,不經意往旁邊的騎樓一看,赫然發現一個熟悉的身影,黑黑、小小的,佇立在騎樓,脖子上帶著我熟悉的紅色項圈。


小黑,是你嗎?真的是你嗎?綠燈亮了,我沒有跟著車潮離開,我停下車,慢慢走到他的身邊,我蹲了下來,叫了聲小黑,牠聽到了我的聲音,整個眼睛亮了起來,拿出他的招牌動作,搖尾發出「趴趴趴」的聲音,接著依偎在我身上。我十分確信,牠真的是小黑。


一時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,牠怎麼會在這裡呢?我怎麼會遇到牠呢?上班時間要到了,容不得我細想,我到路口的便利商店買了一瓶狗罐頭,牠開心地吃了起來,顯然是餓壞了,因為要遲到了,我趁牠不注意,趕緊溜上車快跑。


台北那麼大,黑狗那麼多,偏偏讓我遇上小黑。




J.J.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