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842632_11n

 

人在中國時,瞥見《讓子彈飛》(Let the Bullets Fly)的宣傳看板,身兼導演及男主角之一的姜文提到,他想要拍一部中國的西部片。看樣板宣傳,雖然有葛優、周潤發、姜文三大影帝過招,仍感覺《讓子彈飛》不是我的菜。回到台灣有機會在大螢幕先睹為快,電影高潮迭起鬥智鬥力,連珠帶砲笑料不斷,簡直讓我直呼過癮!


《讓子彈飛》何止是中國版西部片?姜文這一顆子彈是很成功的商業鉅作,在中國票房已超越7億人民幣,超越馮小剛《唐山大地震》,他在喜劇的糖衣下裹了一顆四川朝天椒,嗆辣直白,借「古」諷今,電影能在中國公開上映,就已經是一項驚喜。【繼續閱讀後有劇情雷,慎入】

 

《讓子彈飛》改編自馬識途「夜譚十記」中的「盜官記」,但電影情節和原著小說沒啥關係,編劇只是借了故事梗概和人物,連時代都往前挪了十幾年,寫了一齣俠盜版的「狸貓換太子」,騙子、土匪和惡霸三方鬥法的官場現形記。

 

故事設定在民國八年,那是個軍閥割據、縣衙門變成縣政府的時代。彼時買官盛行,新科縣長馬邦德(葛優飾)偕同縣長夫人(劉嘉玲飾)、湯師爺(馮小剛飾)走「馬」上任,半路卻殺出麻匪張麻子(即張牧之,姜文飾)一夥打劫,整車人仰馬翻,只剩下縣長夫婦活著。馬邦德為了延命,便謊稱自己是身無分文的湯師爺,希望麻匪放他一馬,豈料張麻子興起假扮已死的「馬邦德」,自己進城當縣長括油水的心!真馬邦德(即後來的湯師爺)迫於無奈,只得領路帶麻匪進鵝城、當縣長。

 

在鵝城,真正當家作主的不是縣太爺,而是南國一方之霸黃四郎(周潤發飾),他販賣煙土及人口,積累龐大家產。為了一探彼此虛實,張牧之、馬邦德、黃四郎三方爾虞我詐鬥智耍狠,虛實難辨玩盡雙重身份,在「鴻門宴」談dollar、謀分贓,話中有話,飆演技飆得淋漓盡致。

 

picx_flch4153311701picx_flch4153311702 

▲發哥以往在港片中,耍帥耍狠又耍寶的形象,在本片得到充分發揮!

 

電影厲害之處,是總在哀傷之情溢於言表之時,爆一句話讓觀眾哄堂大笑,然後以萬馬奔騰之勢,往下一個計中計前進。一語雙關,節奏緊湊,讓我不及細想:姜文你到底是什麼意思?

 

《讓子彈飛》不僅票房創華語片之冠,還激起無數中國網民的解讀,意識形態光譜偏左或偏右,解讀角度就南轅北轍,看這些文本的拆解及再建構,就比電影本身還精彩。我知道《讓子彈飛》不只黑色喜劇這麼簡單,但若深入考究對白及場景,總覺得陷入編劇團隊精心設計的陷阱,還會懷疑起自己是不是穿鑿附會。


不說馬拉列車是不是馬列主義、筒子面具是否暗指同志,那些數字是不是遙指八九年的六四民運,我在《讓子彈飛》感受最強烈的,是劇情反應了當今中國社會對金權的嚮往。

 

我不是說中國人特別愛錢,錢誰不愛呢?而是在這樣社會及政治氛圍中,不論階級出身,是無產階級或地富反壞右,追求金權乃安身立命之方,跟隨贏家是明哲保身之道,無緣爭權奪利的如鵝城老百姓,圖的不過掙口飯吃、活著而已。

 

picx_flch4153311703

▲夫人說:我不管誰當縣長,我只想做縣長夫人。

 

 

某位中國友人對我說:「人民幣是中國人的信仰」。湯師爺、黃四郎、張牧之的初衷都是掙錢,其中黃四郎吃相難看,張牧之盜亦有道,湯師爺騎牆有理。


大家都愛英雄張牧之,但是追隨者少、觀望者多,人都想活得輕鬆一點,當「搭便車」的受益者。在兩極化的社會,沒錢時對富人既羨又妒,有錢時想方設法掙更多錢,仇富又戀富,當人人都想當「黃四郎」,張牧之空有一身好本領也無力回天,只能眼睜睜看著馬列火車再次發動,前進上海。


「讓子彈飛」一句話前後呼應,笑鬧中還頗有意思。「讓子彈飛一會兒」的想法,和漸進論有異曲同工之妙,換句話說,中國要改變,需要時間醞釀,要等,等著有人開槍,等著有人跟隨。我不知道姜文葫蘆裡賣什麼膏藥,這顆子彈想要射穿誰、又射向何方,但他確實站著把錢掙了,還讓人聯想、比對到當今中國政治現況,這點已屬難能可貴。


說不想穿鑿附會,結果我也沒能免俗。也許最聰明的作法就是作壁上觀,看姜文下一顆子彈飛不飛得起來、怎麼飛起來了。


● 其他參考


《讓子彈飛 》~ 深層 解讀 一記聰明而給力的擦邊球(劍心.回憶) ←較推

《讓子彈飛》你看懂了嗎? 其中有十大歷史隱喻←恩...

姜文的王朝永远不会到来.《让子弹飞》的一些暗线,隐喻,野心和吹捧 究真細阿XD

 

● 精彩預告(台灣3/11上映,場次查詢請點此




絕妙笑點可以從50秒看起XD


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.J. 的頭像
J.J.

Touching 牠|趣|影

J.J.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