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力小丑_海報final

在網路上看了一些《重力小丑》的影評後,我暗暗決定,自己在寫《重力小丑》時,絕對不要用「春,從二樓一躍而下」開場。接著我發現,這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,輕輕柔柔、極富詩意的一句,承載了兄弟情、父子情,哪怕這份親情只有0.3%,卻是濃得化不開的羈絆。

 

泉水與春是沒有血緣關係的兄弟,哥哥泉水是遺傳學研究生,弟弟春以清除塗鴉為業。春是媽媽被強暴後所生,雖然兩兄弟長相、個性都南轅北轍,但兩人從小感情就很好,春的身世也不是秘密,爸爸的豁達恬淡、媽媽的美麗溫柔,他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一家人,直到媽媽過世、爸爸病危、幸福開始蒙上陰影。此時,強暴犯重回小鎮,鎮上又發生一連串縱火案,春發現案發現場的牆上會留下塗鴉傳達訊息,他找哥哥泉水一同研究,誓言要揪出縱火犯。

 

《重力小丑》將推理與親情鎔鑄於一爐,以細膩的筆觸,觸及先天基因論與後天環境論的爭辯,犯罪會遺傳嗎?後天環境的教養,能否克服遺傳下來的暴力因子?不過,最要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的,恐怕是「重力小丑」這名字,究竟原作伊坂幸太郎葫蘆裡在賣什麼膏藥?

 

電影中,春一共跳了三次。

 

第一次,是在櫻花紛飛的校園,在哥哥的見證下,教訓完強暴嫌疑犯的春,從二樓一躍而下。泉水仰望著跳下來的帥弟弟,既驕傲又興奮,眼神似乎流露出一絲複雜,是嫉妒嗎?我想,泉水是嫉妒的,羨慕弟弟的容貌與才華,儘管知道在父母心中,泉水與春都是spring,兩個兒子的地位一樣重要。

 

web-image-26c47a3f2f0775279ccbd63b53c8fb8f

 

第二次,是在大火吞噬的舊家,同樣在哥哥的目睹之下,教訓完親生父親的春,從二樓一躍而下。這次的春少了率性、多了悲傷,是泉水的存在,給了春一躍而下的力量。其實一直都是如此的,因為哥哥在旁邊,春才敢做些什麼,春崇拜著哥哥,只是泉水渾然不知。

 

第三次,是在成長茁壯的家,我忘了泉水有沒有在場,到樓上父親房間找資料的春,從二樓一躍而下。這次的春,彷彿無重力拉扯的小丑,無牽無掛、自在翱翔。

 

「重力小丑」基本上和推理故事無關,是屬於小時候的回憶,記憶中全家人一同去觀賞馬戲團表演,小丑在舞台上發抖,好像過不了這一關,春焦急地看著小丑,替小丑擔心,媽媽安慰道「你看,小丑不是笑著臉嗎?沒事的。」爸爸又貼心地補上一句:「只要開開心心活下去,地球的重力就會消失哦!」看,小丑不是成功抓住了桿子,擺蕩過去飛越全場了嗎?

 

同樣也是爸爸的一句話,撫平了春的悲傷。爸爸對春說:「你就像我,不會說謊。」短短的、也是輕輕柔柔的一句,化開了長期累積的焦躁與疑慮,就算繼承了97.7%的邪惡基因又如何?到了關鍵時刻,是這濃得化不開的0.3%羈絆,拯救了春、也拯救了泉水。

 

 web-image-7438483ccb729d8c11ebd0c80eee7b28

 

我看過的第一部伊坂幸太郎改編電影是《一首punk歌救地球》(看名稱也是有趣極了,猜不透他想講什麼,心得影評日後補上),《重力小丑》則是第二部,電影在台灣上映時就說很好看,但太早下檔無緣得見,很遺憾,後來租了DVD來看,很值得。

 

不只是家庭劇或推理戲,伊坂幸太郎在《重力小丑》中呈現議題的能力無與倫比,深刻細膩、冷靜地讓人不忍直視,在給人當頭棒喝後,又會以一絲幽默、一點智慧溫暖人心。文字影像化後,電影呈現的是一股詩意的轉折,櫻花紛飛彷彿不受重力拘束,一躍而下又受到地心牽引……最後一次跳躍,嘎然而止,劃上完美句點。

  

春,從二樓一躍而下。

 

 

●電影預告

 

 

 

本文同步刊登於樂多日誌,夏日的blog傳說「電影強迫症」Day 5

 

參考資料:《重力小丑》獨步編輯手札

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


J.J.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