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日中國南方暴雪成災,百萬民工回不了家,數十萬旅客擠破廣州火車站,舉國震動。看來這是一場天災,但天災舉世都有,為何獨獨中國出現特大人潮洶湧?或者說,為何是這些有家歸不得的千萬農民工承受天災的苦難?雪災除了呈現中國政府治理能力的缺失,其實,問題的癥結,仍在於經濟繁榮背後的城鄉二元體制,它讓數億農民工不得安居落戶,每年春節都必須在中國大地跨省流動。

農民工無法落戶
如果以為廣州火車站苦候多日的百萬民工,猶如放大版的台北旅客春節南下返鄉,那就是引喻失當,牛頭不對馬嘴。放眼開發中國家的城市化經驗,無不經歷農民流 動進入城市的城市化過程,台灣經驗亦然,北部都會區聚居了來自中南部的家庭。但是,當今中國進入城市工作的農民工大軍,卻無法在當地安居落戶。在戶口制度 上,農民工無法遷移戶口,以致他們沒有當地城市居民人人都有的醫療、養老、失業保障;農民工的小孩無法進入當地的公立學校就讀。絕大多數的農民工,住在工 廠宿舍或在外租屋,他們全年僅僅春節回家一次;一年只有那兩三個星期,是過正常人的生活。在社會關係上,在城市居民眼中,農民工屬於不同國度的另一群人, 縱使被當人看,也享受不同的人類待遇。


雪災所呈現的社會緊張和群體壓力,其實是中共政權自己造成的。除了城鄉二元結構的一國兩制,另一個一國兩制是農村土地產權制度。農村土地在法律上是集體所 有,在現實上是幹部控制分配,如此一來,在沿海工業化城郊地區造成徵地補償分配不公,農民抗議、官民衝突;在內地省分縱使沒有徵地,但農民住宅用地、耕作 用地的分配,造成的村民間的緊張與衝突,更是普遍深入到每個村、每戶農家。


近兩年來,胡溫政府不僅在意識形態上以「社會和諧」取代「經濟成長」, 在政策上也加強農村教育醫療等基礎設施、提升農民工社會保障。但這些政策措施無法根本解決三農問題,亦即無法提高農業利潤,無法改變農民離土離鄉出外打 工,更無法促進農村基層政權有效運作。戶籍制度及土地產權的根本改變,將會衝擊當前既得利益群體的資源分配和遊戲規則。

 

制度治標不治本
既然無法徹底改變根本制度,社會矛盾的根本源頭就無法有效疏理。例如,2008年實施的《勞動合同法》,也是治標不治本,短期內明顯提升在城市企業工作的 農民工收入,但也造成勞資關係緊張,勞工抗議急遽升溫。當今,外資企業勞工,迅速取代城市國營企業職工,成為中國群體抗爭的新來源。


今天的雪災凸顯了離土離鄉的農民工大軍,舉世驚豔。縱使中國地大人多,他們其實可以不必存在。不是雪災阻斷歸鄉路,而是當今中國市場社會主義的制度精髓,讓農民工必須每年春節上演歸鄉的戲碼。長久以來,農民工在二等公民的遊戲規則中認命打拼,但不要忘了,如果等到有一天他們的權利意識覺醒,以今天群聚火車站 的聲勢要求改變社會遊戲規則,雪災中讓溫家寶總理感動的人民,可能不再是感動二字能形容的了。




原文刊載於蘋果日報論壇2008/2/4

作者為中研院社會所副研究員清華大學當代中國研究中心主任


 

蘋果日報論壇2008/2/4


J.J.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