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夜裡開車,大概是離出事最近的一次。

變換車道我一直不太拿手,說好聽是慎重,說難聽點就是不夠乾脆,在市區道路尤為明顯。所以,我的策略很簡單,以不變應萬變,除非前面那台車龜速到我受不了,我能不換車道就不換車道。遇上一定要變換車道,如果是塞車就沒什麼好怕的,因為大家的速度都快不了;如果路況良好、交通順暢,那也沒什麼,因為大家的速度都很快。這兩種情況,從物理的角度來看,旁邊的車跟你都是等速前進,應變的時間都差不多短。

最怕的是,黑夜,下大雨,視線不佳,路況有點擠又不會太擠,速度有點快又不會太快。昨天在環東大道上的情況就是這樣。

昨晚10點多開車去西門町接老媽,雨下得有點大,雨刷中速,窗戶沾滿雨滴,兩邊的後照鏡也濕答答的,正面的後照鏡沒有霧氣也沒有雨滴,但是後方的玻璃濕漉漉一片,只看得見後方來車的大燈閃呀閃,開冷氣吹玻璃也沒什麼用。我忐忑不安地上路。

上了環東大道,雨不停地下,我車子行走在右線,準備接市民大道。快要到內湖時,兩線道變成四線道,我開在左邊第二線道,車速頂多60公里,抬頭一看,依稀看到「市民大道 靠右」的標誌。我從中間的後照鏡看,只看到黃澄澄一片,再從右邊窗戶的後照鏡瞧,也分不清楚後方來車的距離有多短。我打了右轉燈,緩慢向右靠攏,猶豫著什麼時候該切入。

此時,再抬頭看中間的後照鏡,除了黃澄澄的燈海,我好像在車道中間,左邊是下內湖舊宗路,右邊是往市民大道,一排竿子映入眼簾,距離我不到5公尺,我急速向右打方向盤,車子急速轉彎,狠狠地擦撞到第一根竿子,聽到清脆的「ㄎㄤ」一聲!


我並沒有踩煞車,在忽然切入右邊車道後,腳緊緊地踩著油門。心臟噗通撲通狂跳,心中想著不知道車頭是不是凹了一個洞,沒辦法停車察看,只能繼續前進,彷彿什麼事情也沒發生,究竟後面的車子有沒有緊急煞車,我也無從得知。這百分百的危險駕駛,差點害了自己,也害了別人。

到了目的地,趕緊下車盤查,車頭竟然沒什麼事,連個凹洞也沒有!我想,遭殃的是那根竿子吧,會不會斷掉了呢?


回家的路上還是驚魂未定,但是也沒人可以換手,只好瞞著老媽,在雨中回家。

J.J.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chang564
  • 您好,看不太懂,您從南港開往西門町走環東大道時,看到[市民大道靠右]標誌的時侯,應是在靠右接市民大道,靠左下去是接基隆路.而右後方是內湖舊宗路開過來的地方吧.
    左邊是下內湖舊宗路是筆誤吧!
  • 事隔久遠,最近又沒開車上路,其實我也忘記了 XDD

    J.J. 於 2010/11/17 15:43 回覆

【 X 關閉 】

【PIXNET 痞客邦】國外旅遊調查
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!

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(注意: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)

立即填寫取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