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色∣戒》在台灣票房告捷,還在網路上(PTT電影版)引起一連串的討論。其中,有一些不太重要、但又有點意思的問題屢次被提起,那就是「易太太到底知不知情」、「張秘書為什麼沒說」。對於這兩個問題,我有發表一些想法,現在稍微整理一下,記錄在自己的BLOG。

易太太知不知情兩人暗中有一腿(又何止一腿)?我覺得她一定知道。

麥太太還是她主動找來,讓她住到易家的,易先生對麥太太感到興趣,她是看在眼底的,那為什麼易太太願意睜一隻眼、閉一隻眼,甚至讓情婦候選人登堂入室呢?

在那個年代,男人的確是超級大男人,三妻四妾、金屋藏嬌一點也不奇怪,身為正室的易太太,除了堅守大老婆的位置,幾乎無法阻止男人外遇。這時候,大老婆的策略會是什麼?我想到了《橘子紅了》裡面的容太太、秀禾與容耀華的關係。身為大老婆,與其讓丈夫到外面拈花惹草,不如找個「自己人」進來。

這過程當然不是心甘情願的,那個女人甘心看到丈夫向其他女人放電?所以才有麻將桌上的「吃、碰」,易太太的「碰」是一種宣示主權,麥太太第二次不願「吃」是一種示好,向丈夫及麥太太展現一種微弱的示威。

易太太在人生地不熟的香港,遇到會講上海話的同鄉,自然親切,王佳芝又帶他們逛大街、做衣服、吃館子,易太太對王的好感就油然而生。回到上海三年之後,兩個女人又相遇了,這三年來易先生有沒有偷吃?我們不得而知,但連身為情婦的王佳芝都會自問「不知道他在外面有沒有其他女人」,易太太的焦慮也就不難想像了。

所以,三年之後,麥太太隻身一人在上海跑單幫、住飯店,易太太見了,也許出於女人的友情,答應讓麥太太住進易家,但一想到三年前,她會沒意識到丈夫和麥太太暗通款曲的可能性?不太可能。

所以,比較合理的推論是,易太太是故意讓王佳芝住進來的,這是一種收編行為,表示她默認易先生與麥太太的關係,我想,易先生也是明白她的動機。

易太太的悲哀,在於對男人的無可奈何,他沒辦法得到丈夫的心,所以只能守住正室的位置,而且看著其他女人鑽進自己男人的心。

至於張秘書,他的存在又是一個有趣的問題。他的戲份不多,但出現時望著麥太太的眼神,讓我感覺到他對她是有些保留的。有一種陰謀論的說法,張秘書沒跟易先生報告王佳芝的事情,是因為他是政府派來的眼線,所以在情報上有所保留;而易先生之所以簽下王等六人的槍決,是為了向部下立威,畢竟,連部下都看出來事有蹊蹺,他身為頭子被蒙在鼓裡,威嚴何在?

基本上,「立威」要在事發之前下,才有效果,敵人幾乎殺到眼前了才立威,好像有點多此一舉;再者,對張秘書來說,被殺的六名大學生是敵人,又不是背叛易先生的我方幹部,殺他們又何來警惕作用?

在看到公文聽取報告後,有段對話是這樣的:

易先生:「既然早知道了,為什麼沒告訴我?」
張秘書(有點吞吐地)說:「因為...你跟王小姐的關係...」。

張秘書的角色,在我看來,有點像是皇帝旁邊的司禮太監。司禮太監要有一定教育水平,要幫皇帝看奏折、做摘要。在工作上張秘書要輔佐易先生,私底下他也明白當特務頭子的辛酸苦悶,所以當他知道有個「麥太太」出現,於公他當然會調查、監視,於私也覺得易先生的確在情感上需要麥太太,才能繼續「活著」。他不說,可能是認為事態還不嚴重,而且已經掌握,才沒有先報告。

易先生為什麼最終簽字了?我覺得,不全是愛的深淺問題。

對照最後一幕,易先生獨坐那張床,與易太太的對話,易先生要他太太掩飾王佳芝的行蹤,麻將「繼續打」(keep playing),因為他不能讓其他官太太發現自己竟然出包了(官太太在牌桌上通常會收集情報),所以要易太太 keep playing,這不也象徵著,他的特務生涯也只能 keep playing?所以他只能顫抖地簽下「可」。

愛得再深,也只能捨下。

J.J.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