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K,我現在怒火中燒。主要是因為有人把我罵得莫名其妙。我火大的原因並不是因為自己很無辜,而是覺得罵者罵得不知所云,完全沒抓到重點!

她今天拿整本大家的論文計畫書還我,面色古怪,好像不知道該如何啟口,便先來一句無傷大雅的話,說:「某某某很厲害,評得很好」。我說:「對阿。」


接著,沈默了幾秒,好像在思考該怎麼開口,臉色一沈,天外飛來一筆:「我沒跟你說過,我不喜歡你的新眼鏡。」我皺眉,我什麼時候換新眼鏡了?只是拿舊的、比較輕的一副眼鏡來戴。再者,你不喜歡又怎樣?


然後,她話鋒一轉,便開始興師問罪:「某某某問我你的指導老師是誰,你幹嘛跟你同學處得那麼不好?」


啥?我的指導老師是誰一定要昭告天下嗎?「什麼叫『不好』,你可不可以定義一下?」別人不知道我的指導老師是誰,又怎樣?我問,口氣有點不爽。


她沒答,怒氣沖沖又對我說:「只有你那篇沒有指導老師,你這學期都在幹什麼?」


X的,我這學期的確都在混,在考慮休學,在考慮逃走,在考慮找工作算了,So what!我現在不是已經確定了嗎?我心中這樣想著,沒說出口。


「你都寫得差不多了,幹嘛不去做?」我無言。這樣出不了抬面的東西叫寫好了?


「我好煩!」她又天外飛來一筆。
「你是在煩什麼?我的事情還是你自己的?」
「我自己的事情沒什麼好煩的,很煩的都已經過去了,我只會為別人的事情煩。我覺得我早該罵罵你了,雖然現在說已經來不及了……你不覺得你很欠罵嗎?這學期都在幹什麼?」


一陣沈默,換我怒火中燒。X的,馬後砲誰都會放,馬後罵我頭一次聽到。更何況,我都沒在煩了,你在煩什麼?


她又說:「我和某某某已經絕交了。」
「為什麼?」我問。
「因為他是料背阿。」


你是在煩這個嗎?我心想。


又過了幾秒鐘,我說道:「如果你這學期要提proposal,要在7月31日之前提。」
「你幹嘛跟我說這件事?」
「只是提醒一下。」


「我遇到同學A的時候,她看起來很失意,你們是在搞什麼?你幹嘛跟同學處得這樣?是因為你們常常跟某某某老師接觸嗎?」她不喜歡某老師,也不喜歡其他人接觸某老師。


「我不覺得我跟同學處得很不好,雖然也沒有好到哪裡去。我們感覺很糟是我們自己跟論文題目的問題,跟其他老師沒有關係,而且我也沒常常見某老師。」


頓了幾秒,想了一下,我又接著說:「據我側面瞭解,某某A之前想休學,因為她覺得自己的題目做不下去;某某B也想休學,因為她找不到想做的題目……。」


最後,氣氛似乎有點劍拔弩張,我的脾氣也快失控了,我只好轉身,說再見。


OK,也許你覺得自己應該在我不思進取的時候拉我一把,也許你覺得我做人失敗,身為朋友該提點一下,問題是,我沈淪的時候你一句話也沒說,我總算爬起來了,你再來莫名其妙地踩一腳,這算什麼?覺得自己的良心過意不去?覺得自己該為我的失敗負責?還是你把自己的不爽遷到我頭上?


算了吧!個人造孽個人擔,我自己的行為由我負責,旁人無須置喙。馬後罵,不必了!

J.J.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羅小光
  • <!-- 大頭像 -->
    <!-- /大頭像 -->


   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    謝謝你的細心阿
    你這一講
    我還真不知道我要留啥耶<font size="1">&nbsp;</font>
  • jjhsu
  • <!-- 大頭像 -->
    <!-- /大頭像 -->


    給要留言的羅小光~
    聽說天空部落格已經把留言修好了!!!
    哈哈哈
    請全部打英文大寫就行啦~
    <font size="1">&nbsp;</fon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