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騎車前往火車站的途中,我目睹了一樁死亡車禍。死者是一隻小貓,從體型研判約3-4個月大。我不知道肇事者是機車還是汽車,也不知道牠的出事時間,只知道我差一點輾過牠還在翻滾的身體,路旁有一位阿伯正在等公車。

我嚇了一大跳,停車,回頭一看,牠的身體還在動,勉強形容起來,像是國中生物課剛解剖的青蛙,四肢仍在顫抖擺動,只是身旁多了一攤血跡。

我在離案發現場不到50公尺的地方觀看,看著面前車子經過 一台一台差點又輾到牠,不斷想著該怎麼辦才好。我大約駐足了30秒,慢慢地,牠的身體不動了,變成一具屍體 路旁的阿伯仍繼續等公車。


於是,我又發動了車,準備趕去火車站,路上遇到紅燈停了下來,心裡不斷重撥小貓臨死前的畫面:翻滾、抖動、靜止、死亡。

也許我不能使他免於一死,也許我不能幫牠找一個家,但至少我可以不再讓牠的身體受到二次 、三次傷害, 雖然我不認為已經死亡的身體能感受到痛苦......。


紅燈還沒轉綠,我掉頭回到現場,遠遠眺望,思索著該怎麼幫牠收屍?屍體又該如何處置?心意已決,我回家拿了三個塑膠袋,又衝出家門,回到現場。

到了目的地,我掙扎了幾分鐘,不敢走向前,不敢面對牠的屍體,我左右張望,希望可以找到人幫忙,但是除了等車的阿伯,旁邊小吃店裡零星客人看著電視,還有車子機車不時呼嘯而過,沒有人望我這邊瞧。是的,我只有自己。


於是,我走向前,蹲在路中間,眼睛直視著小貓。近距離看著牠,除了身旁的血跡,還看到牠已經粉碎的下顎,流出來的腸子。

我蹲在路中間,好像一輩子這麼長,有車子停在我面前,似乎在看我在幹什麼,我在車前燈的注目下,把手上的塑膠袋往屍體上一套,手微微發抖,該怎麼把屍體弄到塑膠袋裡呢?我刻意用塑膠袋蓋住牠破碎的下顎,車前燈閃阿閃,心一橫,手一抓,把屍體趁勢撈起,牠的腳落在袋子外,我輕輕一撥,深怕弄疼牠。


我不敢往袋子裡看,在封口打了兩個結,手一拎,發動車子,收屍,走人。

我沒選擇將屍體送到動物醫院火化。因為我不禁覺得,在垃圾掩埋場被埋葬、分解,還是在焚化爐灰非湮滅?這兩個選項,對這個逝去的生命來說,似乎沒有多大的意義,所以,我將屍袋輕輕地放在社區的垃圾場裡,請牠等待清晨的垃圾車送牠最後一程。我雙手合十,口中唸唸有詞,希望他來世投胎到好人家,別再在街頭流浪。


我回家,洗了手,出門,又發動了車,再次向火車站邁進。


J.J.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