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班七小時,好像一輩子那麼久。我不斷在想,我該怎麼處置小黑呢?牠會不會在我上班這段期間又出了什麼事呢?牠怎麼會出現在內湖呢?帶回汐止的菜市場是行不通的,難保再被「愛心」媽媽抓去安樂死,他已經死裡逃生一次,萬萬不能把他往死胡同送;或者帶回A.H?我不敢也不願再增加楊醫生的負擔。

其實,我是怕負責任的,對一個生命負責,我害怕承擔不起,所以寧願選擇閉上眼睛。但這次,容不得我裝聾作啞,小黑真真實實地、奇蹟般地出現在我面前,第一次,我相信了緣分,相信了冥冥之中自有注定。


下班時間到了,我趕緊趨車回東湖,卻見不到小黑。我傷心不已,後悔不已。


回到汐止的家,我躺在床上,輾轉返側,我暗自禱告,如果再讓我遇見一次小黑,我一定會帶走他,雖然我不知道該帶往何方,也許是A.H吧,先讓他脫離馬路的威脅再說。


在往A.H上班的路上,我繞道東湖,這次我在早上遇到小黑的騎樓不遠處,又看到了牠,他追逐著塑膠袋在玩耍。因為昨晚送一隻狗回家,車上有一個狗籠,不大,不知道裝不裝的下小黑?我叫了小黑,牠又搖尾發出趴、趴聲響,朝我飛奔而來,我一把抓住牠,想塞進籠子,沒想到籠子太小,小黑掙扎著,跑了。


根據美容師的描述,我是哭喪著臉進醫院的,臉色難看到她一眼見我就覺得我有事,就問我發生什麼事了,我把遇到小黑的事情告訴她,美容師驚訝之餘,多了份理智,他對我說:「你能為他做什麼呢?」剎時帶回A.H的魯莽醒悟了,我能把小黑丟在A.H,帶著國王到新竹嗎?A.H並不是慈善機構。


我心灰意冷,開始了A.H的工作,餵食、清掃大小便,就像小黑還在的時候一樣。


大概過了五分鐘,楊醫生衝了進來,一臉驚異的對我說「你碰到小黑囉!」,是美容師對楊醫生說的,接著楊醫生說出我這輩子聽過最美妙的話:「那把他帶回來阿!」


我一臉驚奇,但是又心有不安,說道:「可以嗎?醫院裡狗那麼多了......。」


楊醫生似乎察覺了我的不安,也似乎意識到狗滿為患的事實,他下禮拜要出國參加研討會,轉念一想就對我:「這樣好了,如果我七天後回來,小黑還在那邊,就代表他命不該絕,你就帶他回來吧。」


我心想,七天,不知道他還在嗎?還活著嗎?楊醫生和我臆測小黑如何死裡逃生,在小黑出現的不遠處有一家動物醫院,小黑行動敏捷,大概察覺到生命受到威脅,在進別家醫院大門前就逃跑了吧!


隔天,楊醫生就出國了,留下倒數計時的我。




J.J.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