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人生邁入新的階段時,我想要記下這一年的點點滴滴。該從什麼時候開始呢?94年1月31日,當一個生命在我眼前消逝,注定了我往後的生活不再單純。

以下是我當天寫下的東西,為了省時間,就直接複製貼上了...哈哈。



今天在自家門前的馬路上,
騎著車正打算回家,
在隔壁車道看到一大一小黃狗在路上玩,
正想說這應該是一家人吧!長的實在有夠像,
這時一台休旅車開過來,忽然聽到一聲淒慘的叫聲,
我立刻停下車來,看到了那台休旅車也停下來,
不到幾秒,就開走了,接著,一隻黃狗躺在地上,
馬路上車子一部接一部過來,我立刻折回去想把他移開,
是那隻小黃狗...旁邊還有幾隻大黃狗跟黑狗在旁邊看著、聞著小黃狗,
小黃狗還在呼吸,眼睛還炯炯有神,但是動不了,
我怕他受到二次傷害,立刻把他移到馬路旁...
看著他奄奄一息的樣子,我二話不說把他搬到了我的車上,
最近的動物醫院在南港,就立刻把他載過去。

邊騎著車邊看著他,小黃狗不時移動他的頭與身體,
掙扎的想要動,小黃的身體佔據了我車前座,我沒地方放腳,
右腳騰空,左腳放在僅剩的一點點空間,
小黃看著我,把頭挨在我的左腳,她的屁股快掉下來了,
我用懸空的那隻腳挺著他,不讓他掉下來。

從我家到南港最近的獸醫院大概要10分鐘,
生命正在流失,我想騎快點,但馬路不平車子顛頗,又怕加重她的傷勢,
邊騎車我邊看著他,她的嘴巴竟然有血流出來了...
血留在我的車子上...,我邊叫他加油,邊加快速度。
等紅燈時,旁邊的機車有個小女孩說:有小狗ㄝ...
機車騎士跟在後座的小女孩看著我,我充耳不聞,希望這個紅燈趕快變綠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終於我等到綠燈了,趕快騎車,看到中研動物醫院,
馬上停車,跑進去醫院,看到好多大大小小的狗,走進去問:「醫生在嗎?」
在裡面洗狗的小姐說不在,我立刻想趕快找下一家,
就奪門而出,看著小黃,突然一個中年男子走近,看著小黃說:「怎麼了?」
我問是醫生嗎,他說是,要我立刻把他抱進來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我把他放在不鏽鋼的醫療台上,血液繼續從小黃的嘴裡流出,
醫生拿出聽診器,表情凝重,用手按她的肚子,然後聽診,
對我說:不樂觀...是肺出血。
接著再按按她的肚子,說:「肋骨斷了...一根..兩根...斷了4根肋骨,腳也斷了」
我的眼眶紅了,我希望他活著,就算把我戶頭裡的錢花光也沒關係,
我問醫生:能救嗎?
醫生說:「我不知道肺出血的情況有多嚴重,但是聽到她的胸腔都是血在流的聲音...
情況不太樂觀,我現在只能幫他打止血針,希望能止住她的血,

是死是活要看她的意志力,這兩三個小時是關鍵期,不是死就是活。」
醫生接著解釋:「骨折都有辦法解決,麻煩的事肺出血。
現在不能幫他開刀,一開刀裡面的血就會湧出來,人開刀可以邊輸血、
邊找止血點,但是沒辦法給狗輸血,現在只能等他情況穩定下來,再做打算。」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我點點頭,用手摸著小黃的頭,告訴他,要加油、要活下去,
醫生把小黃抱下診療台,放進籠子裡。
我呆在小黃旁邊,像念咒語一般,告訴他要加油、加油、加油,
小黃的眼睛還是很有神,躺在籠子裡大概覺得不舒服,
頭扭來扭去,想要找一個舒服的位置,
我看著他的胸腔起伏,小黃換了兩三個姿勢,
最後他把頭仰過去,好像不讓我看見一樣,
靠在籠子邊緣,大力的呼吸、呼吸,
我看著他,希望他加油、不要放棄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如此過了10分鐘吧,我轉過身想去看看醫師,
醫生在幫別的狗打預防針,問我,還在動嗎?
我說是。然後轉過身,繼續蹲在他旁邊,
1秒...2秒...3秒...過去了,
她的胸腔不再起伏了...
這時醫生打完預防針,我轉過身跟醫生說,他不動了,
醫生急忙趕過來,打開籠子,摸摸他,

然後,我聽到了最不想聽到的消息:「斷氣了...」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我忍不住流下淚來,為這個小生命啜泣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我騎車回家,再次路過車禍現場,
看到道路旁的廢棄工廠裡有很多狗,
其中有一支好像是跟小黃在馬路上玩的大黃,
他看到我,對我搖尾巴,我下車,3-4隻黃狗向我走過來,
搖尾巴、聞著我身上的味道,其中兩隻在我的車邊遛搭,
在原本躺小黃的地方聞聞,車上還有小黃的血跡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我對那隻大黃說:「對不起,他死了。」
我摸摸他們的頭,然後對他們說:「以後不准跑到馬路上玩!」
像是在呢喃一般,對他們說了很多遍。
接著我觀察他們,圍在我身邊的是4隻黃狗,
在他們後方有一隻黑狗看著我,似乎在警戒著。
這幾隻狗不會很瘦,想應該是旁邊工廠有人在餵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老實說,我不怪那個休旅車駕駛,人類世界是冷酷的,
連撞倒人都有人會開車掉頭就走,更何況撞倒的是一隻微不足道的狗呢?
在人類的世界裡,這些小動物注定是弱勢。

我只希望,小黃能安息,在天國跟其他狗兒快樂的玩耍,
下輩子不要在作一隻流浪狗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這天以後,我跟這一群狗兒,
結下不解之緣。



J.J.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Alyssa
  • J-J Hsu:<br />
    從沒想過當意外發生在我眼前時,我會怎麼做?<br />
    其實每個人的內心還是潛藏著愛心的,只是在現今的社會,愛心早就被大家所遺<br />
    忘,有人願意挺身施援小動物,對我來說這真是了不起,即是小小的善心幫助,都<br />
    是在對社會身出援手。
  • jjhsu
  • Alyssa:<br />
    我也從沒想過這種事怎麼會發生在我眼前,既然發生了就沒法坐視不理。所以,每<br />
    次在發路況時,看到「交通障礙 南下 41Km 內 有狗在走動」總是暗暗祈禱,希望<br />
    等一下不要看到「交通障礙 南下 41Km 內 狗屍體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