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111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 

 

《不一樣的月光》是南澳泰雅族導演陳潔瑤的第一部電影,說的是自己故鄉流傳已久的故事:莎韻。

 

天資聰穎又美麗的原住民少女莎韻,渡河送日本老師下山,不幸被激流沖走,香消玉殞。故事版本眾說紛紜,有人說是淒美的愛情故事,後來成為日軍徵招高砂義勇軍的樣本宣傳。莎韻的故事流傳70餘年,影響深遠,日本電影及日曲「サヨンの鐘莎韻之鐘)」問世,傳唱70年的「月光小夜曲」也是翻唱自莎韻之鐘。

 

不論事實到底是什麼,《不一樣的月光》並不想抽絲剝繭一探究竟。莎韻只是導演說故事的引子,藉由非原民的外地劇組一步一腳印、跋山涉水,透過攝影機及劇中人的旁白,尋找出「不一樣」的莎韻。

 

電影中,尋找莎韻是尋找初戀:是原民少年的青澀純愛,是中年男子不求回報的愛,是老漢愛提當年勇,原來莎韻是他女朋友!「尋找莎韻」橫跨老中青三代,可以拍一部「那一年,我的一起追的莎韻!」

   

▲純樸可愛的姐弟戀,媲美純愛電影~

 

另一方面,尋找初戀也是尋找故鄉,是位於海拔一千公尺以上的高山,是祖先們落地生根、祖父輩們出生成長之地,也是這一代原住民已經遠離的鄉。劇中對於原鄉跋山涉水、千里追尋,情感上是超越族群的神來之筆,當老爺爺見到多年不見的家,此情此景令人動容、發人省思……。

 

▲孝順的尤幹(曹世輝),一直把帶爺爺上山的心願,放在心上。

 

然而,看完試映會,我有滿滿感動,也有滿腹疑惑:這是紀錄片或劇情片?身為一介對「沙韻」不熟悉的漢人觀眾,我「應該」從劇中誰的視角去進入劇情?是劇中來南澳部落取景的外地人,或是純樸樂觀的原住民帥哥?主視角不清、敘事跳躍重複,讓我有些難以入戲。或許,導演太沈溺於忠實呈現原民觀點及自身追尋軌跡,一度忘了如何讓觀眾進入劇情。

 

《不一樣的月光》自稱第一部原住民觀點的電影,但這「觀點」並沒有在第一時間傳達出來。在長達90分鐘的影片中,花了二分之一,刻劃原住的民日常生活,是希望傳達出原住民樂觀豁達的處世態度吧!原住民試鏡時,言語表情自然生動,趣味盎然,上山打獵設陷阱、抓獵物,都是很原汁原味的優質呈現。然而,也許因為篇幅太多,導致故事本身沈滯無進展,節奏並不流暢;而且,角色刻劃的方式單一到讓我覺得有些不耐煩。

 

舉例來說,來自台北的小如(方志友飾演)聲音甜美但音調很高,她拿著攝影機、不停地追著尤幹(曹世輝)說「你好帥喔!來當我的男主角嘛~你好帥喔!來當我的男主角嘛~你好帥喔!來當我的男主角嘛~」,聒噪尖銳之聲不絕於耳,讓人厭煩;和小如同行的兩位北京人同事更奇怪,竟然一踏上寶島就可以開車上路(有國際駕照?),開的還是九彎十八拐北宜公路,太厲害了!男主角尤幹也是同樣道理,第一次說「我很帥」令人不禁莞爾,過了二分之一還一直嚷嚷著「我很帥」,就令人不耐了。

 

▲尤幹陽光燦爛的笑容,真的很帥XD。右圖是像來亂的取景三人組,其實北京來的兩位也挺帥。

 

本片應該想要呈現文化衝擊如何觸動彼此、影響交流。不過,異文化要感動外地人,不是嚷嚷著「好久沒過得那麼開心」一句話就可以傳達給觀眾,需要事件鋪陳。關於「外地人」,劇中有一個十分耐人尋味又不解的安排,就是和台北小如同行的兩位「北京人」。這一點我在試映會現場有詢問導演,想要藉著兩個北京人呈現什麼?她的回答讓我恍然大悟,大意是,不論他們是從台北來、或從北京來,對於原住民來說都是外地人,也都是會熱情招待的好朋友。

 

是的,至少從這部片的原住民觀點來看,台灣人和北京人是沒有分別的,都是外地人、是遠在天邊的天龍國,都不是泰雅族原住民,都是導演想要「闢謠」、藉電影破除刻板印象的對象。

 

但另一個解釋就有些三條線了,因為電影開拍當時的2009年,兩岸開放合拍電影,導演希望增加一點現實感……不過這個緣由,一般人不會注意吧(囧)。

 

並不是每個人都知道莎韻的故事及日治時期的象徵意義,或是林克孝(登山時遇難的台新銀行總經理)與導演兩人對「莎韻」的長期關懷,也並不是每個人都知道2009年兩岸開放電影合拍的事實,如果沒有在電影埋下伏筆、緊緊扣住劇情,導演的憂傷感懷,只會成為觀眾的困擾。

 

用電影呈現歷史、並扭轉原民刻板印象這一層面來說,魏德勝《賽德克巴萊》表現得要好得多,或許因為魏德勝漢人的身份,讓他和事件得以保持距離感,也更能專注在「拍電影」這件事上,對霧社事件賦予戲劇化的呈現。反過來說,陳潔瑤《不一樣的月光》則不一樣,儘管不太成熟,但電影質樸可愛不做作,確如她所說,意義上更加原汁原味。

  

僅以文宣上導演的一段話,為本文做結:

 

「部落的傳說或是文化,漸漸地在消逝中…,我們從海邊被趕到平地,又從平地倍趕到山上,再從山上用大砲逼我們下山。我的族人不管是在平地或是山上一直很努力地生存著…。很高興第一部電影可以獻給我的部落。很珍惜,可以擁有用影像說故事的權利。很感謝,所有為這部電影一起付出的人。這是一部『真正』的原住民電影,不那麼悲情、不那麼沈重,希望能帶給大家『不一樣』的感動。」

 

 

● 預告(場次請點我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● 參考資料

 

林克孝.莎韻之鐘.李香蘭.月光小夜曲 (第1頁/共4頁)| 娛樂新聞 | NOWnews 今日新聞網

http://www.nownews.com/2011/08/13/340-2734936.htm

→清楚介紹莎韻和林克孝的關係,並有兩首「莎韻」影音對照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

,

J.J.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 

 

「你不是說,豹哥叫我取一個名字?電哪吒。電,就是我的音樂。」

「那哪吒呢?」小影問。阿豪沉默以對。

 

這是《電哪吒》(Spin Kid)男女主角一段對話。我認為這段話的說與不說,很適合當作這部「標新立異」的國片的註腳。說它「標新立異」其來有自,這部電影在傳統「哪吒鬥李靖」這般難解父子情的脈絡中,融合了寺廟、電音等元素,加上最重要的,年輕人逐夢做自己的張狂。

 

阿豪(藍正龍飾演)自幼在寺廟成長,由阿公扶養長大,跳陣頭是他的工作,電音DJ是他的夢想。一次陰錯陽差,阿豪被誤以為是毒販,追捕他的正是他很不熟的爸(太保飾演)!所幸阿豪有嗆辣女DJ小影(謝欣影飾演)收留,兩人也從彼此看不對眼到天雷勾動地火一發不可收拾。小影欣賞阿豪的才華,一心想將他拉上舞台,但他當警察的爸緊追不捨……。相較於「封神演義」哪吒割肉還親的恩斷義絕,電影《電哪吒》能端出什麼菜色,或說,音色?(繼續閱讀後有雷)

, ,

J.J.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